中国对现有的亚太安全架构的构想不是另起炉灶

2018-07-11 06:00

  谈军队改革

  2020年中国军队将实现体系性重塑

  周波还特别提到了中印两国的军事关系。他说,中印两军关系是两国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两军关系随着两国关系整体向前发展,在高级别团组互访、防务与安全磋商、边防合作、联合训练、人员培训等方面都取得了良好成效。比如,中印两国国防部于2007年建立了防务与安全磋商机制,迄今已举行了8届;双方举行了6次“携手”系列陆军反恐联合训练。

  我们希望美朝领导人会晤顺利举行并取得积极成果,希望有关各方珍惜这段时间取得的积极进展,多说有利于展示善意、缓和紧张的话,多做有利于推动对话、增进互信的事,继续致力于通过对话协商解决彼此关切,推动半岛问题政治解决进程,为最终实现半岛长治久安多作贡献。

  他说,今年以来,我们高兴地看到半岛形势朝着对话和政治解决的正确方向发展,实现半岛无核化与建立半岛和平机制迎来难得的历史机遇。实践证明,军事示强和对抗只能使问题越来越复杂,对话协商才是根本解决之道。

  ■香会上的“中国声音”

  17个国家的国防部长以及来自40个国家的高级军官和学者共600多人参加第17届香格里拉对话会。朱孝锋 摄

  “这里我还要说一下所谓中印竞争的问题。就两军关系而言,无论在太平洋还是在印度洋,中印两军都不存在竞争关系。如果宽广的太平洋能够包容中美,那么浩瀚的印度洋也应该能包容中印。”周波说。

  浩瀚的印度洋能包容中印

  南方网特派全媒体记者 祁雷 李劲 发自新加坡

  他说,当前亚太地区面临的重要任务是,重新审视冷战结束以来国际安全理念,重新评估地区安全架构,着眼于从根本上解决安全问题,为经济持续发展创造良好的安全环境。

  国防部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安全合作中心主任周波:

  ●谈朝鲜半岛核问题

  ■专家观点

  ??军事科学院战争研究院研究员赵小卓

  朝鲜半岛核问题历来是香会的焦点议题,何雷对此也作出了回应。

  最后,妥善处理分歧矛盾,维护亚太和平稳定的良好环境。地区各国应秉持相互尊重、求同存异、和平共处的传统,通过直接谈判与协商妥善处理、和平解决争议问题,不能让历史遗留问题损害地区发展与合作,破坏国家间互信。

  ●谈大国在印度洋的合作

  其次,促进共同发展,夯实亚太和平稳定的经济基础。何雷说,亚太地区的很多安全问题,根源出在发展,出路也离不开发展。实现共同发展是维护和平稳定的根本保障,是解决各类安全问题的“总钥匙”。

  “通过改革,2020年中国军队将实现体系性重塑,不仅大幅提高维护国家安全的能力,也有利于承担更多国际责任和义务,提供更多公共安全产品。”何雷说。

  “如同任何双边关系一样,中印关系既有合作的一面,也有竞争的一面。”周波说,中印之间的合作和竞争不是50%对50%的关系,而是合作远大于竞争,“我们两国要做的就是扩大合作,将竞争限定在最小范围,防止其恶性膨胀,影响双边合作大局”。

  “中国军队是国际安全合作的倡导者、推动者和参与者,致力于发展不结盟、不对抗、不针对第三方的军事合作关系,为维护世界和平注入了强大的正能量。”何雷说。

  “中国是亚太大国,深知自身和平发展与亚太未来息息相关,始终以促进亚太繁荣稳定为己任。”“中国军队为维护世界和平注入了强大的正能量。”6月3日,第17届香格里拉对话会(以下简称“香会”)圆满结束。连日来,中方代表团积极发出“中国声音”,彰显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的日益开放与自信。

  一方面,亚太经济保持平稳较快增长,成为全球最具发展活力和潜力的地区。另一方面,亚太安全仍面临诸多不稳定、不确定因素,“零和”博弈抬头,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争端复杂难解,恐怖主义、自然灾害、跨国犯罪等非传统安全威胁日益突出。

  何雷还谈到了南海问题。他说,当前在中国和东盟各国共同努力下,南海形势明显趋稳向好。美国打着“航行自由”旗号,派军舰军机进入中国岛礁附近水域空域,挑战中国的主权和安全,这才是真正的“军事化”,也与美国一贯声称的在南海岛礁主权问题上不持立场、不选边站队的立场背道而驰。

  “亚太经济之所以能够长期保持快速发展,是因为有一个和平稳定的地区环境。而经济与安全背离发展,将导致更多资源进入安全领域,从而影响经济健康发展。”何雷认为,在战略互信缺失的情况下,“安全困境”可能愈演愈烈,最终拖累经济增长。

  谈亚太安全

  印度总理莫迪6月1日在香会上发表主旨演讲,其中对中印关系的评价非常积极。中印关系究竟是合作大于竞争,还是竞争大于合作?两国的军事关系如何?记者采访了国防部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安全合作中心主任周波。

  在发言中,何雷还就中国国防和军队改革的情况向中外嘉宾作了介绍,东方心经马报ab版。自2015年以来,中国启动了国防和军队改革,大致经历了进行领导指挥体制改革、调整优化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稳步推进政策制度改革三个阶段。

  “中印间最大的矛盾是边界问题。”周波说,令人欣慰的是,中印确定了解决边界问题三步走的方针,都认为在找到公平合理、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之前,要妥善管控边界争议,共同维护和平与安宁。要防止小的恶性事件变大,影响两国关系的大局。

  他表示,在中印双方的共同努力下,中印边界总体保持了长期稳定,30多年来两国边境地区未放一枪一炮,这在全世界都是少见的,恰恰证明双方多年来的风险管控卓有成效。

  中国主张任何国家都不能以他国的安全为代价谋求自己的绝对安全。小国不能被大国边缘化,大国也不能被小国渔利。中国对现有的亚太安全架构的构想不是另起炉灶,不是推倒重来,而是对现有机制的补充和完善,核心是合作而不是对立。

  会议期间,中国代表团团长、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何雷中将就《亚太地区军事力量发展的战略影响》作了发言,就近年来亚太地区的安全形势、面临的重要任务、解决路径等建言献策,贡献了“中国智慧”。他还介绍了中国国防和军队改革的情况,以及中国在南海问题、朝鲜半岛问题上的立场。

  为经济持续发展创造良好安全环境

  大国在印度洋有分歧、有竞争是正常的,关键是保持良性竞争,不能只把眼睛盯在分歧上而忽略了合作。印度洋最终成为“稳定之洋”“和谐之洋”,还是“冲突之洋”“麻烦之洋”,完全取决于各国的战略选择。

  ??中国代表团团长、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何雷

  一方面,创新安全理念,跟上时代发展步伐。面对蓬勃发展的区域一体化进程,“零和”博弈、武力至上的陈旧安全理念已不合时宜。“中国倡导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观,倡导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努力走共建、共享、共赢的亚太安全之路。”何雷说。

  “这一趋势,使亚太国家不得不加大安全投入,发展军事力量,防止可能的突发事件,而这在一定程度上又给地区安全带来新的变数。”何雷说。

  何雷指出,近年来,亚太地区经济与安全相背离的趋势日益明显。

  何雷介绍,为确保亚太地区长治久安、繁荣昌盛,近年来中国提出了若干主张,得到了国际社会的高度重视。

  ●谈中国与亚太关系

  ??国防部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安全合作中心主任周波

  同时,完善地区安全架构,筑牢亚太长治久安的根基。“各国应继续加强对话合作,在不断积累共识的基础上稳步推进地区安全架构建设。继续以非传统安全合作为重点,从易到难,由浅入深,积累互信,逐步为构建地区安全架构夯实基础。”他说。

  “中国大力推进共同发展,也是着眼于从根本上解决安全问题。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不仅是发展之路,也是和平之路,不仅为各国经济发展带来机遇,也为各国解决安全问题提供思路和方案。”何雷表示。

  他认为,中印合作有很好的政治基础,双方坚持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都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都坚持世界多极化和文明多样化的理念,在推动经济全球化的积极面、促进国际关系民主化、在环境保护、在气候变化、打击恐怖主义等方面有相近的看法,在联合国、二十国集团和金砖国家、及上合组织的框架下进行了很多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