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宗颐在广州参观“紫石风华

2018-05-28 06:13

  为何如此喜爱荷花?饶宗颐曾说过,那是因为父亲为他取名“宗颐”,就是希冀他宗法宋代理学大师周敦颐,而周敦颐一生喜爱荷花。

  资料图:饶宗颐在广州参观“紫石风华(砚)、修心养德(琴)、怡心雅茗(壶)”展览。中新社发 陈骥? 摄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2月7日电(记者 上官云)6日凌晨,国学大师饶宗颐去世,引发各界哀悼。由于学识渊博,他曾被钱锺书先生称为“旷世奇才”,被学界尊称为“整个亚洲文化的骄傲”。但可能大家并不知道,这位学者在得益于家学的同时,一定程度上还是“自学成才”。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如网友所说,愿这位国学泰斗一路走好。(完)

  资料图:饶宗颐。中新社记者 陈骥? 摄

  学术成就上的耀眼光芒,并没有掩盖饶宗颐在艺术方面的成就。他精通古琴,还是撰写宋、元琴史的首位学者,东方心经马报ab版。而对中国传统文化博学精深的研究,同样体现在书画作品之中:饶宗颐所绘荷花素有“饶荷”之称,以自然的荷花姿影为其形,以古人的墨笔荷花为其韵,以心中的清涟高洁为其神,即成“饶荷”之貌。

  2018年2月6日,101岁高龄的饶宗颐与世长辞。消息传开后,很多网友自发在网上进行悼念,有人将他称为“未曾谋面的老师”“中华文化的集大成者”,还有人写下了“世上已无饶宗颐,天上又多文曲星”语句送别,痛惜之情不言而喻。

  “我有五个基础来自家学,一是家里训练我写诗、填词,还有写骈文、散文;二是写字画画;三是目录学;四是儒、释、道;五是乾嘉学派的治学方法。”饶宗颐曾风趣地说,自己是“命里注定要去做学问”。

  虽然光环无数,但一向淡泊名利的饶宗颐却不以为意,他曾说过,现在“大师”高帽满天飞,太多了,“其实大师原来是称呼和尚的,我可不敢当”。2003年,饶宗颐捐出自己大部分的藏书,在香港大学建成饶宗颐学术馆。在此后的岁月里,他一直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复兴奔忙,从不懈怠。

  同时,饶宗颐亦精于敦煌学研究,正是他,首次将敦煌写本《文心雕龙》公之于世,成为研究敦煌写卷书法的第一人;而他独立出版的《敦煌白画》一书,则填补了敦煌学研究的一项空白。

  此外,饶宗颐还是第一位讲述巴黎、日本所藏甲骨文的学者,也第一个系统研究殷代贞卜人物,并出版了专著。1962年,饶宗颐获得法兰西汉学院颁发的“儒莲汉学奖”,这个奖项被誉为“西方汉学的诺贝尔奖”,他也因此与罗振玉、王国维、郭沫若、董作宾并称为“甲骨五堂”。

  资料图:国学大家饶宗颐出席画展开幕礼。中新社发 谭达明 摄

  之所以有如此美誉,是因为饶宗颐的研究领域称得上是贯通古今、涉猎广泛:从夏商至明清,经史子集、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几乎无一不精;甲骨文、梵文、楚汉简帛……几乎无一不晓。他还通晓英语、法语、日语等多国语言文字,先后出版著作几十部。

  约十六七岁时,饶宗颐开始整理父亲饶锷的遗著《潮州艺文志》,慢慢崭露头角。此后,饶宗颐曾至印度班达伽东方研究所作学术研究,并于1965年至1966年在法国国立科学中心研究敦煌写卷,将治学领域不断拓展、延伸,最终成为学界泰斗,被誉为当代中国百科全书式的古典学者。

  1917年,饶宗颐出生在广东潮安。父亲饶锷亦是知名学者,在家乡建起了藏书楼“天啸楼”。少年时,饶宗颐觉得学校教育并不适合自己,宁愿躲进“天啸楼”自学,在父亲的悉心教导下,逐渐打下了深厚传统文化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