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言改变前任的“抽身中东”政策

2018-05-15 11:32

  奥巴马执政时期,美国政府不仅冻结与沙特的诸多军售项目,还与沙特宿敌伊朗签署核问题协议,推动解除对伊朗制裁。对此,沙特等逊尼派国家极为不满。

  反恐,是特朗普此访的高频词和关键词。在利雅得,面对50多位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领导人,特朗普以“善恶之争”比喻反恐,号召伊斯兰国家协力打击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将极端分子和恐怖分子“从你们的信仰圣地清除”。

  问题在于:中东的事情,向来是剪不断、理还乱。这套“反恐”逻辑在中东地区能否行得通?是平乱,还是添乱?特朗普说了不算。

  新华社利雅得5月22日电 热点问答:三问特朗普沙特之行

  中东政策有调整?

  如果说,“推销美国军备,寻求经济利益”“扬沙特抑伊朗,示好伊斯兰世界”是特朗普此次利雅得之行留给外界的两个主要印象,那么,表象之下则反映出特朗普政府在中东地区打击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刚性需求。

  反恐才是真“刚需”?

  此访期间,特朗普努力与前任划清界线,不仅与沙特国王萨勒曼签署政治、安全、经济和军事等多领域共同战略协议,还在多边、双边活动场合反复批评伊朗支持恐怖主义、挑动教派冲突、谋求地区霸权,扬言改变前任的“抽身中东”政策,东方心经马报ab版

  首先,特朗普希望借助沙特在中东地区和伊斯兰世界的重要号召力,与伊斯兰世界发展建设性关系,改变其在竞选期间因发表反伊斯兰言论以及上任后限制穆斯林入境而在伊斯兰世界留下的恶劣形象,进而寻求通过一个趋于稳定的美国与伊斯兰世界关系,确保美国在西亚北非地区的地缘战略利益。

  首访为何选沙特?

  这些表态虽然赢得沙特等国叫好,但是更多停留在政治和军事支持层面,并未涉及调整美国在中东军事部署等实质性问题。美国未来以何种形式“深耕中东”还是“抽身中东”,将取决于特朗普政府的反恐需要和对地区局势的判断。

  沙特政治学者贾米迪指出,中东地区是全球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重灾区”,打击对美国国内外利益构成严重威胁的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是“美国第一”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特朗普正在试图兑现其大选时作出的反恐承诺。

  在这个意义上,为伊朗贴上“支恐”标签,向沙特兜售巨额军备,改善同伊斯兰世界关系等,确为特朗普的“反恐”逻辑。

  其次,特朗普利用沙特等海湾国家对地区大国伊朗的“忌惮”而大力推销军备。访沙期间,美沙签署2800亿美元大单,其中军售金额高达1100亿美元。美方称,这将帮助沙特“应对伊朗威胁”,“保护沙特和海湾地区长期安全”。而需要看到,这笔交易也“将为美国创造数十万个就业机会”。

  特朗普一改历任美国总统首访选择邻国这一惯例,将首访首站定在沙特,外界对此格外关注。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这样做主要出于两方面考虑:

  访沙期间,特朗普高调宣布,美国将重建与沙特近80年的传统盟友关系,修补与海湾国家在奥巴马执政时期因叙利亚和伊朗核问题分歧而遭到破坏的关系。

  美国总统特朗普5月20日、21日在沙特阿拉伯进行其上任以来的首次出访。在48小时里,他分别同沙特、海湾国家、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领导人举行三场峰会并单独会见埃及、卡塔尔、巴基斯坦、巴林等多国领导人,释放出不少信号。